弹指五年间 “保险强国”筑牢基石

编者按 五年来,国际金融市场剧烈动荡,国内经济增速缓慢回落,资本市场持续走低,金融产品竞争日趋激烈,中国保险业同样走过了一段“困境突围、爬坡过坎、砥砺前行”的不平静路程,逐渐扭转了发展乏力的势头,成长为新兴的保险大国。

内生动力:
制度改革齐聚“十二五”

回首五年改革路,政策环境的变化激发出保险业的内生动力,多项体制机制改革齐聚“十二五”。
基于“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监管理念,2012年,保监会正式启动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建设,改变过去“以规模为导向”的监管思路。2013年,《中国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整体框架》发布,2015年步入“偿二代”过渡期,建立起“以风险为导向”的监管新规则,为我国保险业持续健康发展和有效防范风险提供重要的制度保障。
在保险资金运用环节,秉承资产负债匹配原则,保监会加大保险资金松绑力度,连续出台10多项资金运用监管新政,将投资权和风险责任交给市场主体,极大地增强了保险资金运用的规范性、专业性和灵活性。2014年,无论是行业利润还是保险投资收益,均创下历史最好纪录。
为切实发挥保险业经济补偿功能,积极参与国家巨灾风险管理,呼声甚久的巨灾保险制度也在“十二五”期间展开实质性探索。2014年6月,深圳市巨灾保险方案正式实施,随即《宁波市巨灾保险试点工作方案》出炉,全国首个地震保险专项试点——云南农房地震保险于2015年8月在大理启动,四川、广东、河北、重庆等地也开始备战巨灾保险试点。
与监管制度体系升级换代相比,保险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则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性进展。2012年,开设了国内金融监管机构首个全国统一维权投诉专线——12378,截至目前,共接听电话10599次,反映事项数4762项,处理率达到78.83%,有效地防范了行业风险。此外,全国139个设区市建立起保险纠纷“诉调对接”机制,保险纠纷调解机构数量达到479个,形成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系统。不久前,《保险法》第三次大修订公开征求民意,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被首次归类为保险消费者,其权益保护正式“入法”,让维权行动有“法”可依、有的放矢。

托举民生:
编织最大保障网

作为特殊的社会稳定器,保险业在五年内持续探索改善民生保障、参与社会管理的新途径,在提高民生保障能力的同时,挖掘出可持续发展的巨大潜力。五年来,保险业经济补偿和风险管理职能得到进一步发挥。仅2014年,保险业为全社会提供风险保障1114万亿元,同比增长26%;赔款和给付7216亿元,较三年前增长了84%.
在事关国计民生的“三农”领域,保监会进一步完善农业保险制度,加快推进农业保险“扩面、提标、增品”。2014年农业保险覆盖农产品174种,是2012年的3倍左右;提供农业风险保障1.7万亿元,农业保险共向3500万农户支付赔款214.6亿元,如向辽宁特大旱灾18.7 万户受灾农户支付赔款9.3亿元,向“威马逊”台风受灾群众支付赔款11.5亿元。截至目前,全国共建立农业保险乡(镇)级服务站2.3万个,村级服务点28万个,覆盖全国48%的行政村;多地开展的小额人身保险试点,将服务地域不断向偏远地区延伸,惠及传统商业保险难以提供服务的低收入群体。
在直接服务民生方面,保险业积极参与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推动大病保险全面铺开。截至2014年,大病保险已在全国27个省开展392个统筹项目,覆盖人口7亿人,参保群众保障水平普遍提高10至15个百分点。企业年金受托服务覆盖3.5万个企业的877万职工,受托管理资产3160亿元。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00余家保险公司开展商业健康保险业务,产品达2300多个,涵盖医疗保险、疾病保险、护理保险、失能收入损失保险等多个方面。
在参与社会管理方面,保险业大力发展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各类责任保险,在医疗、食品安全、环境污染、旅行等事关公共安全责任的领域运用保险机制解决经济责任纠纷,推动各地因地制宜开展相关责任保险试点。2014年,各类责任保险共提供风险保障66.5万亿元,确保重大安全事故发生后公众及时得到赔偿和救治。
(本版制表:龚甜甜 制图:董阳)
数据来源:中国保监会网站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9-25 10:3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