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1.5亿独生子女家庭:赡养很累被赡养也很难

透视1.5亿独生子女家庭:赡养很累被赡养也很难

多重风险

在一些人眼里,独生子女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幸运儿。父母甚至包括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只有这一个宝贝。而事实上,这种独享的爱既是一份财富,更是一种风险。
北京大学人口学者穆光宗曾在2002年在宁夏、甘肃、浙江、湖南、四川等五个省份调查独生子女家庭状况。他深刻感受到,独生子女家庭本质上属于高风险家庭,风险就在于其唯一性。
这种风险可以分为家庭和社会两个不同的层面。从家庭层面看,首先就是独生子女的死亡风险。这并不意味着独生子女的死亡率更高,而是说,当独生子女死亡时,其父母因为没有其他的孩子,其丧失孩子的痛苦更加巨大和难以弥补。其次是病残风险。独生子女一旦病残,不仅自己无法赡养父母,可能还需要父母的照料,给父母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
其三是教育风险。虽然说起来独生子女独享了父母的爱和教育投资,可能享受到更加优越的教育资源,但是往往会陷入“独子难教”的困境。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养老风险。独生子女家庭的养老风险不光包括独生子女父母的养老,也包括独生子女本身的养老问题。
就独生子女的父母来说,只有一个孩子,意味着更有可能更早“空巢”,老来孤独居住。一旦出现伤病,一个孩子所能提供的资金和照料都相对有限。“421”的家庭结构将使年少时饱尝宠爱的独生子女们在中年之后背负巨大的养老压力。
穆光宗认为,独生子女本人,也存在一定的养老风险。一旦父母终老,自己再婚姻不幸,又没有兄弟姐妹可以相扶持,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从社会层面,独生子女也意味着巨大的社会风险。首先是劳动力供应风险。由于大量独生子女存在导致少子化程度严重,年轻劳动力供应不足。自 2012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已经开始以每年数百万的幅度净减少。总量减少的同时,劳动年龄人口还出现年龄老化的现象。也就是说,劳动年龄人口不仅越来越 少,也越来越老,这将给劳动力供应带来巨大压力,进而影响到经济增长。
44岁的王青怀抱着刚满月的女儿,满脸担忧。3年前,王青成了“失独”父母中的一员。
尽管丈夫不同意,王青坚持生了女儿。可爱的小女儿安慰了她因为失去儿子已经破碎的心。但是想到自己和丈夫日渐衰老,还要担负起抚养幼女的重任,王青常常觉得心头沉甸甸的。
无论如何,王青还是幸运的。根据王广州的估计,30岁以下的独生子女中15岁以上的为5400万人左右。这些独生子女如果发生死亡,其父母再生育的可能性很小。
据王广州2013年发表的《独生子女死亡总量及变化趋势研究》,2010年累计死亡独生子女数量超过100万,每年新增独生子女死亡数量为 9.5万。如果按现行生育政策不变(即仅放开双独二孩政策),预计2050年独生子女数量将累计达到3亿人左右,累计死亡独生子女数量达1184万人。
鉴于此,王广州提出,独生子女死亡的规模越来越大,积累的问题越来越突出,需要引起高度关注。尽管2007年全国开始建立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扶助制度,但还是很难真正解决大量“失独”家庭面临的实际问题。
人口学者易富贤建议,当务之急是果断调整独生子女政策,减少今后“失独”家庭的数量。穆光宗则建议,中国人口政策应该迅速转型,从“以数为本”到“以人为本”,从“数量控制”到“结构优化”,从“人口亏损”到“人口储备”进行转变。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0 11:4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