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州专车:私车可接入 强制给专车上保险

美加州专车:私车可接入 强制给专车上保险

3【安全保障】

强制公司给专车上保险
网络约车服务的安全性一直是各国监管的重中之重。如何保证网络约车的安全性?乘客使用网络约车服务时如遭遇事故,应该由谁来负责?
2013年除夕夜,六岁的华裔女童刘家怡在旧金山的一处人行横道行走时,被一辆优步专车司机撞倒,后抢救无效死亡。车祸发生时,肇事车辆司机赛德·穆扎法正在使用优步App查询是否有合适的乘客订单。穆扎法承认,正是因为在开车过程中使用优步App才出现了事故。
事故发生后,优步公司起先拒绝承担责任,并注销了司机穆扎法的优步账号。由于穆扎法当时没有接载客人,不能算作为优步工作,优步自然也不需要为此事故担责。
事实上,如果乘客在使用优步等约车软件时仔细阅读合同条款,就会发现其中包含一个免责声明。声明表示,优步只是一个提供交通服务选择的网络平台,优步不承担交通服务中的任何受伤或事故责任,也不保证交通服务的质量和安全。另一家著名的美国专车应用Lyft也有类似的条款。
刘家怡案引发美国主流媒体的关注,由于民意的广泛谴责,优步公司最终与刘家怡家人和解,由优步对此事故进行赔偿。但是优步显然不打算长期为此类事故买单。
那么专车公司在事故发生后应该负有何种责任?
克里斯托弗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些事故让监管机构更加注重网络约车的安全性。目前,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的监管重点就是检查各个交通网络公司是否按照规定购买了保险。一旦专车在运行中发生意外事故,将由商业保险公司提供赔偿。
根据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的规定,交通网络公司提供的约车服务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应用程序打开,等待匹配(司机和乘客)。第二阶段是匹配成功,但乘客没有被接走。第三阶段是乘客到车内,直到乘客安全地下车。
克里斯托弗指出,在第二和第三阶段需要至少100万美元的初级商业保险。对第一阶段来说,由于可以打开多个应用程序来等待匹配,使得专门责任保险不易实施。因此,在第一阶段选择采用的保险标准是加州各城市对所有出租车规定的保险金额。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还明确规定,保险费用应当由各个TNC支付。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顾大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两年多的实践来看,加州采用的商业保险赔偿网络约车安全事故的模式效果还不错。
除了应对网络约车事故发生后的赔偿问题,在事故发生前的事先预防尤为重要。根据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出台的规定,私家车主在接入TNC平台提供服务前,必须向TNC提交申请,TNC必须对申请加入平台的司机进行刑事背景核查。
此外,公共事业委员会还要求TNC对申请司机的年龄、驾照、培训情况、驾驶记录、保险情况进行调查。通过TNC的调查,要将有以下行为的司机排除:因服用毒品或饮酒导致交通事故、诈骗、驾车实施犯罪、暴力侵害或实施恐怖行为;有性侵犯罪历史;有损害他人财产的犯罪行为或盗窃行为。

4【合作关系】

雇佣关系未定司机或将缴税
虽然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对专车监管已经出台了专门法案,但对于司机与网络平台之间是否是雇佣关系一直存在争议。
今年6月,针对优步一名专车司机提起的诉讼,加州劳工委员会裁定,专车司机应当是属于优步公司的正式员工。将专车司机视为网络平台的正式员工,意味着优步等公司需要支出更高的成本,包括缴纳社会安全保障金、员工养老金和失业保险等。
据美国媒体报道,优步公司拒不服从此裁定并已提起上诉。在上诉期间,优步还不会调整目前的业务行为。优步还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在加州以外的地方,已经有5个州的政府监管部门认定,优步司机是独立的合同工,而不是正式的员工。顾大松分析说,目前加州的TNC公司中,司机与网络平台的关系仍然是独立合同工。这种关系更像是合作关系,而不是雇佣关系,司机更像是一个个独立的运营承包商,这种方式更加灵活自由,司机有更强的自主控制权。
除了司机与网络平台的关系仍存争议,加州专车监管中另一悬而未决的问题是专车司机如何纳税。克里斯托弗表示,税务问题已经提上考虑议程,或许将在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之后颁布的法规中有所体现。
居住于旧金山的米兰达·海勒在推特上发文说道,她是优步的忠实用户,在2013年公共事业委员会立法前,包括她在内的许多优步用户都曾收到优步的游说邮件,呼吁优步用户向当地议员表达“公众需要专车”的意见,以帮助优步等网络约车平台实现合法化。米兰达对新京报记者说:“监管法案颁布以来,我能感觉到乘坐专车时更加规范和放心了。优步一向擅长与公众沟通,也擅长游说议员。乘客希望的是,优步在为自己争取合法地位和利益的同时,也能够在保证乘客安全方面下更多力气。”
克里斯托弗指出,公共事业委员会从一开始就很清楚,2013年颁布的监管法案只是监管网络约车服务的第一步。为了能够更好地实施监管,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会定期回访TNC,调查他们是否按照相关规定运营网络约车服务,并且将根据情况发展不断修改和出台新的监管措施。“目前,我们已经进入专车监管的第二个阶段。这个阶段的主要工作目标是解决好传统出租车跟TNC之间互相借鉴和融合的问题,并且进一步保证残疾人等弱势群体享用TNC服务的权利。”
B02-B03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婷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9-22 03:21:06